天堂网第二百二十七章


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39小说网 www.39shubao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就在古凡与眼前的胖子交谈之际,走廊的尽头熙熙攘攘走过来十几个人。

他们身上有着都市青年少有的气息,这种气质有如古代书生,又如山野老人。

古凡的目光被远处走来的人吸引,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中医人的身影。

只是一眼,古凡就看出了这些人的不凡,虽不知道他们医术如何,可那种中医人的气质在他们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“这趟考试来的值了!”

发扬中医是古凡心中的执着,一个人就算医术再怎么高超,永远无法影响一个国家,一个世界,可如果是一群人,那就不一样了。

胖子回头看着向这边走三三两两走过来的人,憨厚可爱的笑着,“没想到他们这些家伙也来参加这次考试了。”

古凡看向旁边的胖子,听着口气,看样子他们彼此之间都认识。

想到之前胖子说的话,古凡大概也猜到了,能参加这次考试的都是一些名师国手的得意门生,这些名师国手经常会一起参加某些活动,自然而然为这些学生们提供了许多交流的机会。

“肥诸葛,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啊?”

说话的是一名青年,青年穿着一身灰色的汉服,面色有些苍白,苍白的有些病态。但这不是生病引发的,是长期精力不济,熬夜引发的一种病态白。

一个合格的中医,对于养生之道不说精通,但至少不会到一无所知的地步。

古凡好奇的看着眼前的青年,对方竟然称呼胖子是猪,要么对方与胖子有过节,要么就是关系非常好。看对方的语言中透漏的亲切,必然是第二种。

肥诸葛?看着旁边的胖子,身高不过一米七左右,体重有个将近三百斤,这个外号也算是得当。

胖子肥嘟嘟的脸上没有不悦的表情,“白条鸡,你这家伙也被家里的哪位逼着参加考试了?”

称作白条鸡的青年,听到胖子这话,瞪了一眼对方,一副要吃人的样子,“别叫我白条鸡,听到没?”

“白条鸡,你叫人家肥诸葛对方都没有生气,对方回你一句就生气了,啧啧,你这肚量是否太小了一些。”

女子的声音清脆悦耳,长得不算出众,身上的药香味掩盖不住少女身上淡淡的体香。

白条鸡回头看了一眼,“申屠芷,你还背着那破旧的行医箱了,这东西早就被社会淘汰了!”

申屠芷拉了拉快要掉下来的行医箱,“箱子虽然破旧,但是我华夏中医的象征,有些东西可以丢,有些东西不能丢。这点都不明白,真不知道赵老师怎么收你为徒的。”

“啪啪啪!”

申屠芷身后站着的十几个少年拍着掌,“芷儿妹子说的不错,老祖宗的东西不能丢!”

“白条鸡,你咋这么不长记性了,一次次被芷妹子嘲讽,就不会反击?”

身后几个男子出声,有的更是站在那里一副看戏的样子。

人群中一位少女穿着十分阳光,完全看不出有中医人的样子,从人群中挤出来,拉着申屠芷的手臂,“申屠姐姐,你也被老师逼着过来参加考试了啊?”

站在被少女这一挤,人群赛开,却没有一个人生气,反而一个个躲得远远的,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人一样。

古凡看着活泼可爱的少女,眉头皱起,“身上没有长见的中草药的味道,反而有着动物以及虫类的气息。”

仔细观察了一下少女的手上挂着的银制镯子,以及头上的发誓,“苗疆蛊师?”

苗疆蛊师,是中医的一个分支。中医擅长运用植物或者某些动物的尸体入药,蛊师却不一样,他们除了运用普通的药物之外,苗疆蛊师擅长运用虫类以及某些毒物,不是说毒物不好,毒也可以治疗很多病症,可那些密密麻麻的虫子或者毒物很难被人接受。当然蛊师除了运用毒虫之外,他们在药理上的成就一点也不比中医差多少。

普通人就算是不了解蛊师这个职业,也应该在网上看到过关于苗疆蛊毒的可怕。

看着那些被少女挤开,没有任何怨言的青年男女们,古凡心中算是坐实了眼前少女的身份。

真正的蛊师下毒,用蛊上面神不知鬼不觉,如果真要有心想要对付一个人,刚才那么一挤,被少女碰触到的人都有可能沾染蛊毒。

几年前,古凡也曾研究过蛊毒,身子培养过一只蛊虫,由于精力有限,又受到环境以及条件有限,最后无奈放弃,蛊虫也被他最后入了药。

少女蒲扇这大大的眼睛,看着诸葛飞旁边的古凡,歪着脑袋仔细想了想,确认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,“肥诸葛,你身边这个是你老师新手的弟子吗?我怎么没有见过?”

诸葛飞看着旁边的古凡,这才想起来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,“他不是我老师的弟子,不过也是来参加这次考试的。”

古凡轻笑这看着对方,双手抱拳,“在下古凡,古风的古,平凡的凡。”

古凡?在场的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,眼前这个人的名字他们都没有听说过,难道是今年某位国手或者名师新手的弟子?

少女嘻嘻一笑,眼中光芒涌动,摸了摸额前的一缕秀发,伸出洁白的玉手,“我叫苗茹,很高兴认识你”

古凡看着少女伸出的手,并没有上前握手的意思,“握手可以,能把指甲缝中的蜘蛛先放回去吗?”

苗茹惊讶的看着古凡,低头有看了看自己的指甲,指甲缝中藏匿这一只基本透明的小蜘蛛,不仔细看去完全无法发现,“可以啊,没想到我掩饰的这么隐蔽都被你发现了。”

少女一边说一边把手中的蜘蛛放回到秀发上,然后又伸出手,“这下可以了吧!”

周围的学子们一个个站在原地,眼中满是惊讶的同时,又是有些看戏的成分在里面。

古凡嘴角抽搐,刚才还只是一只头发丝大小的蜘蛛,本以为拆穿对方,让其知难而退,没想到这次更过分,在手指缝中放了一只小拇指大小的蜈蚣。

蜈蚣虽然不是很大,但身上那赤红色的斑纹,却异常显著。自然界中往往越艳丽的东西,毒性越大,古凡可不认为对方这条蜈蚣身上的斑纹只是好看而已。

如果是一般人对古凡用毒,他早就动手教训对方了,可看着眼前这个少女,并没有恶意,却也不愿意被对方的蜈蚣咬一下。

古凡心念急转伸出手,“是的,我也是来参加今天考试的。”

苗茹见到自己的计谋得逞,心中得意,正要两人双手将要握在一起之时。

诸葛胖子伸出手拉着古凡的手,连连摇头,眼神中满是着急,“哥们,千万别。”

苗茹天真无暇的脸上,漏出一抹不悦,双手叉腰,指着诸葛飞,“肥诸葛,你什么意思?姑奶奶和古凡握个手都不行吗?”

诸葛胖子脸上的笑容比哭难看,双手连连摆动,“不是,不是,姑奶奶我哪里敢啊。”

苗茹见对方退缩,轻哼一声,又伸出手来,“这次没有人打扰了。”

古凡看着旁边诸葛胖子的眼神,漏出一抹笑容,“没事,只是一条蜈蚣而已,毒不住我的。”

发现了?包括苗茹在内,其他人脸上都是惊讶不已,一些本来看戏的人,开始认真打量着眼前的古凡。

眼前的少年虽然年轻,甚至比他们这群人还要小上许多,眼力却是惊人。他们这群人没少在这位姑奶奶手上吃亏,可对方却一眼找出对方手中的蛊虫,观察的不无不细。

苗茹本想收回手,可听到古凡的话,轻哼一声,动了要好好教训古凡的心思。

看着苗茹手中藏着的蛊虫被拆穿,并没有收回的意思,古凡也是很大方的伸出手与对方握了握。

双手握在一起的瞬间,古凡右手微微用力,让苗茹之间的蛊虫无法转出。

蜈蚣误差专出,自然无法对古凡进行攻击。

两人在握手的时候,苗茹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低头看着自己的手,感觉到自己手指缝中蜈蚣的挣扎,连忙把手收回。

既然对方把手都收回了,古凡自然不会锲而不舍,面带笑容的看着对方。

苗茹收回手,连忙张开手掌,看着手指缝中的蜈蚣并没有受伤,长处了一口气。抬头看着古凡,嘟着嘴巴,“你也是蛊师?”

古凡摇摇头,“我不是蛊师,却对蛊也有些研究。”

“哼”苗茹感觉自己在众人面前丢了脸,一甩头,后脑勺的两个马尾随风而动,转身离去。

就在苗茹转身离开的一瞬间,古凡身子向后微微退了一步,同时屏住呼吸,用手在眼前轻轻的扇动。

申屠芷苦笑着看着离去的苗茹,转头看着古凡,“不错,没想到小茹那丫头两次用蛊,一次用毒都被你轻松的化解了。她其实心性不错的,就是调皮了一些。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古凡耸耸肩,漫步以为事,“没事。”

“不错,不知道你是谁教出来的。可你能躲过苗茹那小魔女的毒害,有资格成为我们中的一员?”

白斩鸡上下打量着古凡,心中对这个比自己还小了五六岁的青年,也提起了一丝兴趣。

“这难道是一种考验吗?”古凡苦笑。

“算是吧!”

正在众人交谈的时候,苗茹的小脑袋从会议室门伸出来,“快点进来吧,要开始考试了!”

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
任你躁国语自产一区在,任你躁国语自产一线播放,任你躁国语自产在线播放网站地图html